2022年2月

/ 0评 / 0

2022/02/14

从1月底开始到现在,几乎每天不是下雨就是阴天,想念太阳

2022/02/15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工作日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写,最近开始用午休时间看短篇小说,感觉还不错,对中午有了点期待。

2022/02/16

今天的打卡内容一不留神就写多了,作为打卡实在有点长,放到博客里了。

伊坂幸太郎在豆瓣上的回复都好可爱呜呜

2022/02/17

合作的同事明天开始休产假,今天吃了最后一顿饭,虽然说着8月再见,其实我知道如果顺利8月我就离职了,刚好错过见不到面。 快到而立之年,身边还能留在上海的同事们几乎都是在上海买了房定下来,而上海动辄大几百万的房子让我望而却步,想要逃离。 今天的我是庸俗的我,才知道坐我隔壁提了离职的同事家产几千万,好酸

2022/02/18

“花束般的恋爱”国内定档了,准备下周找个时间再去看一遍。豆瓣上的评分很高,说实话有点过誉了,我觉得电影想表达的心灵契合的爱情应该不仅仅是对一系列作品有相同的喜好。PS:不要看不起我们智龙迷城,明明也挺好玩

2022/02/19

今天早上去体检,今年第一次在8点前起床。抽血的时候比较紧张,护士就和我聊了几句问我有没有吃早饭,我说没有,太早了。她笑了,因为那时候已经9点多。 中午11点多回到家,觉得有点困,又消耗了很多精力,结果从3点睡到了快7点。迷迷糊糊做了很神奇的梦,现在又想不起来详细的片段。 晚上看了hero的电影版,为什么要拍第二部,就不能让久利生和雨宮停在在一起的地方吗 (流水账的一天)

2022/02/21

丰县的事情越关注越无力。最开始我就比较悲观,以近年来的一贯做法,一定是不了了之。但是看着网络上难得的持久的热度又生出一点期待,想着就算是政府作秀能把她解救出来就很好。但是他们连作秀都不愿意,连样子也不愿意做,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叫什么,现在怎么样了。愤怒又无力。

昨晚梦见在海边捡海带,捡起来之后发现离我不远处上来了一头鳄鱼,吓到愣住不敢动。怕鳄鱼发现我,小心翼翼地往边上挪。海边上有山,朝山上走的路是比较陡的台阶,我一边关注鳄鱼一边朝山上走,觉得鳄鱼爬不上来。鳄鱼也在看我,我慢慢走,它也慢慢朝我爬过来。快靠近山的时候我控制不住害怕狂奔起来,听见后面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它也在加速。万幸的是在它咬住我之前爬上山了,海带也还拿在手上。

气喘吁吁地爬到山顶,看见群山围住的是一片好像比海还宽的湖,湖里有从来没见过的生物,没看见身体,巨大的尾巴时不时拍打水面卷起浪。我就站在山顶傻傻地看。

鳄鱼的这段心情在现实生活中有过,以前还在读书的时候,宿舍在校外,从宿舍走到学院教学楼会经过比较偏的路。有一天早课我去得比平常更早一些,有一段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时候背后有一辆面包车慢速地开,我下意识地想起各种被塞进车里的故事,心怦怦跳。一边安慰自己这是在学校不会有事的,一边环顾四周一个人都没有还是加快了脚步,面包车慢慢靠近我,我拔腿就跑。跑的时候看到面包车在一个拐弯处停下来了,后来想想自己有点神经质,把这个当成笑话说给室友听。

这种害怕现在还能在梦里重现

2022/02/22

见证不想见证的“历史”

2022/02/24

上午上班到一半,突然有同事在群里发了一句“打仗了”,正在写文档的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盯着三个字愣了一会,以为是他发错群就继续工作。过了一会他发了些视频,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是真的开战了。挪到午饭时间,打开毛象和推,图片视频铺面而来,这是一场战争的直播。身边传来一些同事的声音,他们说起台湾说起美国,我闭眼趴在桌上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下午开了一个冗长的会,只考虑工作上的事情竟然也是一种幸福。

晚上卸载了微博,躲进自己的同温层。无法面对这些为战争欢呼叫好、当成娱乐吃瓜的人,也无法面对说要趁此统一台湾和收留乌克兰美女的人

2022/02/26

今天是晴朗的一天(抢台词ing),宅在家里哪都没有去。磨磨蹭蹭写好了study plan的中文版初稿,晚上和妈妈爸爸视频了一会。同时打开不亦乐乎、毛象、豆瓣和notion,开始补这个月漏掉的日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