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第一次离开主路

/ 2评 / 0

一颗智齿再见

月初智齿又一次发炎有点难受,一直好了伤疤忘了疼,也害怕牙医,一直拖着没有去拔。这次觉得之后要出去,提前拔了会比较好,上班闲聊的时候提起要去拔牙的计划,结果刚好和其他两个同事的计划对上,组团请了周五下午的假去拔智齿(老板无语hh)。

以前做过根管治疗,虽然也没那么痛,但是一想到要躺在诊所的躺椅上就害怕,感觉能听到电钻的声音。拍了片子,结果发现让我一直时不时发炎的并不是智齿,甚至那个区域的智齿既没有长出来也没有碰到其他的牙,是之前做过根管的牙齿没有完全好,免疫力低下的时候就容易发炎。但是这颗牙也没有其他的补救措施了,要么只有拔掉再种牙。

反而是上排的智齿被蛀得比较厉害,因为一直没痛过也没有注意。拔智齿之前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包括要敲很久缝线,吊水消炎,结果躺下去3分钟不到就结束了,拔出来的时候还有点傻,怎么就结束了,怎么和想得完全不一样。

另一边的智齿都还没拔,长得不是特别好拔,但也没有痛过,等痛了再说吧,能躲一天是一天

终于OPR了!

上半个月一边焦虑签证一边正常上班,看着签证群和同学群里大家都陆续下签,自己毫无动静,每天打开n次邮箱查看有没有新邮件进来,还一度做了很真实的梦,梦里自己登陆ircc的网站,登陆之后在申请进度里看到自己被拒。按照常规的审理时间,已经做好了要二次延期入学的准备,除了选课其他相关的信息一点都没有关注。领导在我入职的时候就知道我要出去,2月还问过我今年的计划,当时告诉他说大概7月8月离职,现在这种尴尬的状态,又和他改口说有可能要再干五个月到年底。

13号中午午休,拿着手机玩保卫萝卜的时候,突然弹出来两个ircc的邮件通知,一下愣住。怕被同事看到拿手机登网站,结果怎么都登不上,还是悄悄地拿电脑查状态,还好下签了。开心了一小会,就有点傻,一直做着要延期的心理预期,突然提前有点茫然。茫然归茫然,晚上下班回家就把所有需要的材料打印出来,约了第二天一早的顺丰快递寄出去。

离职&期间限定现充

下签的第二天就和领导说了要走的事情,刚说要继续干没多久就说要走了,尴尬+1。不算是正式提离职,他和我说什么时候正式提离职都可以,走完流程就可以走。毕业就直接来了上海,差不多工作了整整四年,前三年在一家公司,申请学校的时候找了当时的直系领导和同事写推荐信,组里3个同事基本都知道我要走的事情。下签的那周周五攒了个局,和之前的领导同事,还有现在的领导一起吃了个散伙饭。开始了和不同人连续吃散伙饭的下半个月,每天都吃到撑。有一点点感慨,来上海的时候除了读书时候的室友,上海几乎没有认识的人,到离开时候,竟然也有这么多人需要吃散伙饭。除了运气比较好和合租室友成为朋友,其他基本都是工作上的前前后后关系还算可以的同事。

现公司离职的时候,其实原本不太想说我是出去读书的,一个是觉得这个是我的私事,一个还是会担心别人觉得我在瞎折腾。但是领导是一直知道的,和组里同事相处也一直很融洽,告诉她们离职的时候也原原本本地说了,不过她们的反应反而让我觉得很意外。有两个同事告诉我,她们之前也一直在想要不要去读博/要不要读计算机,但是有点瞻前顾后一直没有行动,看到我这样也会考虑其他的可能性。

正式离职之后,就在家里收拾行李寄快递,原本以为东西不太多,还是收拾出来6个大箱子。在小红书上看了很多跨城寄快递的攻略,最后还是选了顺丰大件,实际重量87kg,收费重量95kg,买了个85折券最后收费163,算下来还挺便宜的。

离开主路

从小到大一直走着人最多,也是大众都认可的路,好好读书考试,上大学,读研究生,工作。差个结婚生娃,马不停蹄地按照社会时间的刻度走,就连工作中间觉得太难熬想要裸辞的时候,都担心简历空窗期太久忍住了。差不多这30年都是这样紧绷着,想要从这条路上停下来,换一条小路走,最初心理负担还是挺大,基本2020年一整年都在犹豫,明明想要往这个方向走,但就是一直没法确定。

到了临行前的这一个月,也仍然有点忐忑,陌生的专业领域,陌生的环境,英语和同学比也不是很好,看起来全部都是挑战。不知道自己未来会过得怎么样,好的坏的都是体验,有点焦虑也有点期待。

  1. 小鱼说道:

    祝一切顺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